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德州白癜风主要危害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7 13:55:20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德州白癜风主要危害,兖州白癜风医院,得白癜风后能不能治好,德州治白癜风的西医,济宁白癜风主要症状,漳州白癜风医院,北京白癜风哪家便宜

  “交一份押金,就能畅骑多个品牌共享单车”。最近,一款名为“全能车”的App凭借其只缴纳一份押金便可实现多个品牌的共享单车任意骑行的服务,引来不少关注。不过,对于这一“入口”式的平台模式,各家单车企业却纷纷祭出了封禁大旗。

  7月9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下载体验了一番,该全能车App确实能打开市面上大部分的共享单车,适用于包括摩拜、小篮单车等11种共享单车品牌。摩拜单车和ofo小黄车方面均对记者表示,自这样一款App出现后,共享单车厂商基本都在对其进行封禁。

  全能车官网介绍,其致力于整合市面上主流共享单车品牌,最大限度地调用共享单车资源,帮助用户减少使用成本。

  记者查询工商资料发现,全能车App属于深圳市前海鸿途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10月,注册资本1000万元人民币,法人代表为黄勇。而这款App今年3月份开始内测,正式上线时间不到4个月,同时该公司还注册了万能车、全能出行等商标。

  记者体验:秒开多种品牌单车

  共享单车市场竞争的激烈程度,拿“颜色快不够用了”来形容再贴切不过,从初期小黄车、橙红车、小篮车再到彩虹车、金色车等,记者梳理发现,目前市场存在不下于20种品牌的共享单车。

  而在不使用支付宝这类第三方软件的情况下,一个普通用户如果需要下载这么多的App来扫码骑车,同时要缴纳近千元的押金,目前摩拜押金收取299元、ofo收取199元、小蓝单车收取99元、优拜收取298元等。

  7月9日下午,记者在手机应用市场搜索下载了全能车应用软件。经过短信验证,填写个人姓名、身份证等完成了实名认证。由于是新用户,系统提醒使用前3天可以免交299元的押金,7月12日之后再使用就需要交纳押金了。记者充值了5元之后,开始了实际使用体验。

  全能车App在使用方法上和普通共享单车软件的基本模式相同,都是通过扫码骑行。在记者体验中,扫码成功打开了摩拜、小蓝车、酷奇单车、永安单车、1步单车,计费方面“与官方收费一致”。在解锁酷奇单车和永安单车过程中,系统提醒需要打开蓝牙才能完成操作。

  记者尝试打开3辆ofo小黄车,界面都显示“请稍后再试或者选择其他品牌单车”,没有解锁成功。7月9日,在群名称为“全能车官方总群”的QQ群中,群主告诉用户,“ofo通道在维护中”。

  7月10日上午,记者致电深圳全能车App客服想要取出5元的充值金额,被对方客服3次主动挂断电话。最终记者通过QQ和全能车App相关人员沟通才有了结果,对方表示,将充值金额退款在7个工作日内转还到支付宝账户。

  单车品牌:这做法属于找漏洞

  这款App是如何实现多平台通用的呢?全能车App用户协议说明“用户使用全能车App即视为同意本公司将代理用户,前往各单车平台进行注册、缴纳押金及认证。”

  而记者在使用了全能车扫码打开小蓝单车、摩拜单车之后,并没有在摩拜单车官方App发现自己的行车记录,随后记者首次登录小篮单车App时,并没有提示已经注册了账号,仍显示需要身份认证、缴纳押金。并非像全能车用户协议所说的实现代理注册。

  就全能车App如何实现打开不同品牌的共享单车,以及平台具体采取哪些技术手段防范被“借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联系了摩拜单车和ofo小黄车。

  ofo方面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其已全面封禁全能车。就该平台的了解看,全能车的运作原理,其实是对部分用户信息的盗用和叠用,存在一定的用户隐私风险,呼吁用户从官方或合作的正规渠道用车。因为正常通过ofo等共享单车平台使用车辆,需要先实名认证注册。但用户通过全能车App用车时,相当于用了别人的身份信息到提供单车的相应平台用车,进而达成订单。

  7月10日,摩拜单车方面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全能车App的做法属于找漏洞,通过伪造用户信息,绕过提供单车服务的平台去申请需求。自这样一款App出现后,共享单车厂商基本都在对其进行封禁。

  记者在北京市朝阳区双井地铁站附近,随机采访了10位共享单车用户,均表示没有听说过全能车App。其中3位表示有下载意愿,2位表示不确定,5位表示不会去下载。

  共享单车用户关先生是一位销售人员,常在外面跑,很希望有一款这样的共享单车App。马先生则是一位金融从业人士,表示还是看重共享单车平台知名度和可靠性,平时使用的也只是ofo和摩拜这两种共享单车,不认可这种全能车App,担心泄漏个人隐私。李先生是一名大学生,表示不确定会不会用全能车App,担心这上面没有摩拜等平台的优惠活动。

  南昌大二学生蔡飞扬是一名全能车App的使用者,其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自己3月份开始使用该共享单车应用,“最近负面消息太多,也很担心押金安全问题,自己都是使用时再交押金,结束再要求退回押金。”

  行业新动向

  共享单车较量移动支付抢占流量谋建物联网

  每经记者赵娜每经编辑杨军

  ofo和摩拜的融资较量进行到E轮时,共享单车市场的竞争或等同于这二者之间的竞争。其对垒背后站着阿里与腾讯。可以说,腾讯与阿里扶植单车平台的背后,是又一场关于移动支付的较量。

  近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留意到,摩拜推出微信小程序、跻身微信第三方服务“九宫格”;ofo接入了滴滴出行、支付宝,并和芝麻信用合作推进“信用解锁”。

  与此同时,摩拜先后接入了百度地图和高德地图两款导航软件。市场竞争白热化,共享单车平台进一步寻找同盟的背后,亦是在寻找加码“讲故事”的机会。至于实际效果,则要取决于各方合作的力度与深度,这也是能否有效积累和分析用户行为数据,甚至是ofo和摩拜试图搭建物联网的前提。

  ofo和摩拜成行业主要竞争者

  ofo曾于今年4月下旬宣布获得蚂蚁金服战略投资。上周,ofo证实完成超7亿美元E轮融资,阿里成为其最新一轮融资的联合领投方,说明阿里系正加码共享单车领域。而早些时候,摩拜宣布完成超6亿美元E轮融资时,领投方是腾讯。

  此外,市场的另一面是,正如很多被疯狂追逐的创业风口,都将经历从默默无闻到爆红再到归于冷静的过山车式体验,如今,共享单车领域也正从“教训”中逐渐找回理智,市场开始出现退出者。

  因此,目前愈发符合行业走向预期的是,这一市场的竞争或等同于头部第一二名之间的竞争,也就是ofo和摩拜这对主要竞争者。更进一步的是,二者背后已形成盟军对垒,最明显的莫过于ofo身后有阿里,摩拜身后则是腾讯。

  ofo方面公布的数据显示,自2015年6月启动至今,该平台已连接超650万辆共享单车,日订单超2500万,为全球5个国家超150座城市上亿用户提供了超20亿次出行服务。

  摩拜方面的数据则是,其已投放超过500万辆智能共享单车,覆盖海内外130座城市,注册用户量超1亿,每天提供超过2000万次骑行。

  亿欧创始人黄渊普近期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认为,共享单车市场的竞争最终将取决于线下运营能力。目前来讲,线下的损耗、线下的调度、线下怎么把车和人更加高效地匹配等能力,很可能是竞争的核心要素。

  单车企业开始对物联网“画饼”

  如今,摩拜和ofo都已挺进到E轮融资。摩拜方面提出,将携手全球领先的物联网合作伙伴,加速推动移动物联网技术的进步和实景应用;ofo方面则称,未来将以小黄车为起点,通过物联网的实践连接一切可以连接的资源,并打造一个以人工智能为基础,物联网为载体的生态闭环。这样的表态,表明共享单车企业开始对物联网“画饼”。

  不过,黄渊普对记者分析称,能否实现构建物联网还不好说。而在数据层面,如果共享单车平台能把不同维度的数据收集起来,这些数据将形成一种财富,但过程中还要看各方合作的深浅程度,比如数据能否打通、流通。

  记者也了解到,就在近日,摩拜继接入高德地图后,已经全面接入百度地图。这一举动说明,在摩拜推出小程序、跻身微信第三方服务“九宫格”,以及ofo接入滴滴、支付宝后,不论出于何种意图,细分领域的长尾流量似乎也成了相争之地。

  可以说,腾讯和阿里扶植单车平台的背后,是又一场关于移动支付的较量。

  对此,黄渊普认为,百度地图曾接入Uber,实际上用户仍习惯把导航软件作为路线指引工具,而不是订交通的工具。不过,从流量角度讲,地图作为场景应用,其流量相对其他细分领域更大。

  “摩拜和ofo已经各占了微信和支付宝,差不多已经解决了大部分(流量)问题,对于其他类似汉庭(等合作伙伴),算是抢了一些长尾流量,也就是有一些用户可能会用到这些App然后突然用到单车服务,但长尾流量相当于后面20%的流量,起不了太大的作用,可能主要是战略性意义。”黄渊普称。

  在黄渊普看来,整体上,80%左右的流量差不多在微信和支付宝里。摩拜和ofo作为线下服务寻找线上入口,配合度如何是影响合作价值的重要因素,而这又先取决于所找的合作方本身作为线上流量入口的地位是否牢固。

  律师有说法

  是合理共享还是盗用行为?“全能车”App界定存争议

  每经记者赵娜实习记者刘春山每经编辑杨军

  绕过ofo、摩拜等共享单车平台,“全能车”App不提供实体自行车,但同样做起了共享单车生意。

  某种程度上,开发一款手机App,通过技术手段实现打开多款共享单车,收取299元的押金和充值,全能车同样有了自我营收来源。

  针对单车被其他软件“借用”,ofo和摩拜单车两平台均表示,并未授权给全能车,平台一直持续封禁该行为。

  部分法律行业专业人士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全能车App未经其他共享单车平台授权,而使用其他平台的车来经营,属于侵犯他人财产权的侵权行为。不过,也有律师认为,目前较难界定全能车在使用其他共享单车过程中是否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如果该App通过自行注册的帐号提供共享,再通过和平时一样的用车方式,仍是正常的使用行为。

  关于押金管理无回应

  为了吸引用户注册,全能车App推出了一系列的优惠活动,“充100送100,充50送30”。同时,7月份用户可享受“每次行程1小时内免费”的优惠,超出骑行时间则按照正常计费价格收费,次数不限,其押金为299元。

  而299元的金额,可以说是目前阶段共享单车押金金额最高的。全能车App押金说明中指出收取押金在于激励用户合法、规范及文明的使用单车服务。不过,对于押金如何管理,全能车目前没有向外界给出明确的回应。

  北京大学法学教授王磊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全能车有涉嫌不正当竞争的嫌疑,因为作为中间平台的全能车App确实需要经过ofo、摩拜等公司的授权。

  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教授曹兴权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曹行权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未经其他共享单车平台授权,而使用其他平台的车来经营,属于侵犯他人财产权的侵权行为,等于用别人的经营财产来自己经营。若利用了其他单车平台的信息或信誉,则同时构成不正当竞争。

  “若在经营中未经其他平台的授权而使用了消费者的信息,构成对他人信息财产权的侵害。若未经消费者的同意而使用了这些信息,这些信息在并非公知信息的情况下,同样也侵犯了消费者的信息权。”曹行权对记者表示。

  目前尚难进行界定

  知名IT与知识产权律师赵占领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则表示,很难界定全能车在使用其他共享单车过程中是否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如果说全能车通过注册一部分账号来共享给用户使用,再通过和平时一样的用车方式,对ofo或摩拜等共享单车企业来说是正常的使用行为。

  “制度和实践的创新,有时很难用合法不合法来概括。有时用超越实定法的概念,正义与非正义来批判实定法的滞后。”四川师范大学法学教授崔巍有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互联网行业分析师付亮在其微博指出,用户在全能车发起使用需求时,实际上,全能车将用户的信息与全能车在这些共享平台的注册信息做了转移,由于这些是按普通用户的注册信息注册的,因此共享单车会认为是一个合法的普通用户,所以可以开锁。全能车的身份信息来源,可能是全能车自己从其他地方找的,也可能是用户在全能车平台注册的。

  付亮认为,全能车是不是真正的押金共享。用户的“押金”到了全能车平台,而全能车再拿出部分交给各共享单车做押金,实际是押金批发零售,所以全能车采用了价格最高的押金金额作为自己的押金金额。无形中,全能车建立了一个“押金”池,与用户骑用某共享单车服务商的单车时,交付押金不同,全能车并未提供车,却可以截留押金。由于没有单车这样的与押金相当的“对价物”,全能车押金的风险更大。

  记者在群名称为“全能车官方总群”的QQ群中,找到了一位群昵称备注显示为全能车字样的群主,向其了解全能车App具体是如何运行的、是否存在用户信息共享,以及押金如何管理、是否被监管等问题,但至记者截稿,对方没有对这些问题做出回应。而对于网上关于全能车App的报道,该名群主表示,“不实报道不需要做些解释。”

  7月5日,全能车官方QQ群发布公告称摩拜通道升级维护中。而7月9日,记者在实际体验中却发现是可以打开的。一场“共享”与“被共享”的博弈还在持续中。

  付亮指出,全能车模式的关键问题在于共享单车并不知道真正的骑车人是谁,而这与交通部必须实名骑乘的要求是不符的。如果用户出了交通事故,或车出了问题,很难确定相关责任人。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天津白癜风会遗传么